【酢浆草】 自带安全气囊闯天下

蓦然回首

2020-03-08

139

1

10

很多人都有吃酢浆草嫩叶子的童年记忆,那酸溜溜的味道,至今难忘。

酢浆草

Oxalis corniculata L.

酢浆草科Oxalidaceae >> 酢浆草属 

酢(cù)浆草,一种非常古老的植物,我国一千多年前的《唐本草》就有关于它们的记载。“酢”的读音和意思,都同“醋”,顾名思义,酢浆草就是一种味道酸酸的柔弱草本。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之中说:“此小草三叶酸也,其味如醋。”故此草还有酸味草、鸠酸、酸醋酱等别名,在全国广泛分布,很多人都有吃酢浆草嫩叶子的童年记忆,那酸溜溜的味道,至今难忘。



再次和酢浆草结缘,源自一个十分偶然的事件。2015年某天,忽然发现,办公室的一个花盆里,居然多了一株小小的酢浆草。这个花盆原来种着一株合果芋,长着箭头般的叶子,是我从一个角落里抢救出来的,已经跟了我快十年了,从来没开过花,也许它们就像发财树(即瓜栗Pachira aquatica),在岭南才会开花,但我就是喜欢它们那一股蓬蓬勃勃的生命力。


 


我非常好奇,酢浆草的种子到底是怎么来的呢?合理的解释,只能是风了。脑补一下场景:某天,忽然起了一阵怪风,不知从什么地方裹挟了酢浆草一些微小的种子,当它们经过我的窗台时,风渐吹渐小,种子于是降落,不偏不倚,正好有一粒落在了花盆里,于是萌发,生长。万分之一机会才会出现的生命奇迹,就这样在我的眼前展开,也算是我与草木有缘。



平时,对于毫不起眼的酢浆草,很少蹲下身来看一眼。但这一株酢浆草却不容我忽视,没多久,它开花,结果,不到一年时间里,窗台五个花盆里,居然都有酢浆草了,而且楼下草坪里,也看到了酢浆草,这强大的繁衍能力,让我叹为观止。我想,这一株酢浆草,一定是上天派来,特意给我现身说法,提醒我好好欣赏它们的各种美好与可爱,并让其成为小山草木记中某篇的主角。我不能辜负了它们。平时工作累了,时常到窗台边看看它们,又开多少花了,又结多少果了,嘴馋起来,还摘下一片叶子,酸爽提神一下,也算是更进一步感受它们。



酢浆草的叶子碧绿可爱,很有特点,三个叶片聚生于茎的顶端,叶缘有细细的绒毛,每一个叶片,都是一个标准的心型,心尖对着心尖,好似顶着三颗雄心闯天下,看起来十分有趣。酢浆草开黄花,五个花瓣,柱头五裂,十枚雄蕊高高低低围绕着雌蕊生长,在花冠里面生长的样子,看起来像插了一把大小不等的高尔夫球棒。酢浆草花朵很小,也就一片叶子那么大,但那亮黄的颜色,十分惹眼,足够吸引蜂蝶们的注意。 



我一直很奇怪酢浆草缘何扩张如此迅速?后来发现,秘密全在它的蒴果里。其蒴果,长圆柱形,上尖下粗,有五条棱,刚刚长出来的时候,绿色的,像一个个小玉米棒子,也像一个待发射的小火箭。蒴果成熟时候,会自动炸开,褐色的小果实被弹射的到处都是,它们以此种方式将种子传播至更远的地方。平时我也会捏小火箭玩,捏住一个蒴果不放手,很明显的能够感觉到一股活泼泼的力量在果荚里凝聚,就好像弹簧按下去要反弹回来一样,手指头一松,果实立即四处弹射。



剥开果荚细细观察,发现种子射出去之后,里面还剩下一些米粒样的东西,这在植物学上叫做假种皮。科学研究表明,这个假种皮是酢浆草种子弹力传播的关键结构。假种皮主要由泡状细胞组成,泡状细胞随着果实成熟而严重失水,不同细胞间因收缩不平衡产生扭转力,随着果荚的不断成熟,力量逐渐积聚,当超过临界点后,在种子尖端处裂开并翻卷,将种子以反弹形式斜抛出去。这是很多植物自力传播种子的一种流行方式。很多豆科植物也是如此。有一天中午,我在单位边上一个花坛散步,耳朵里听到此起彼伏的噼里啪啦之声,定睛一看,原来是草坪上一大片大巢菜的果实成熟了,在阳光的灼烤之下,正在裂荚播种呢。

红花酢浆草


酢浆草栽培品种很多,最著名的是红花酢浆草(Oxalis corymbosa),叶子、植株和花朵都比原生的要粗大健壮一些,园林上常用来做林下地被植物,一大片红花酢浆草盛花的时候,紫红一片,好似给大地铺上了一层美丽的花地毯。


和红花酢浆草比较容易混淆的是关节酢浆草(Oxalis articulata)。两者的主要区别在花冠喉部的颜色,红色的是关节酢浆草,绿色的则是红花酢浆草,其他方面简直一模一样。就平时的观察来看,在宁波城,关节酢浆草比红花酢浆草运用要更普遍一些。


紫叶酢浆草


园林还有一种常见的酢浆草品种是紫叶酢浆草(Oxalis triangularis 'Urpurea'),此草最突出的特点,是其三角形的紫色叶子,三个三角形尖对着尖长着,也是很奇特的一种叶型,让人见之难忘。


来源:小山草木记

相关经验

相关知识